來大阪的第二天晚上18:30,也是宝塚歌劇星組LOVE & DREAM組總見觀劇,早上逛完今宮戎神社後,我們便趕回梅田藝術劇場等候11:50的入待。みっちゃん向來以體貼聞名,說好幾點到,大約十分鐘內甚至更早一定抵達。今天我們還是排在隊伍的末端,收信時很快地就輪到我們。女兒頭戴米妮的髮圈,みっちゃん忍不住停了下來問女兒:這會發光嗎?女兒猛點頭,みっちゃん聽完就伸出手按了按開關,發現真的會發光,便驚訝地說すごいね!すごいね!(みっちゃん昨夜應該也有發覺,不過她忙著來回奔跑向大家道歉,所以沒能多做停留)。

入待完後,和友人鑽進阪急國際ホテル的地下的茶屋町アプローズ吃有名的名代とんかつかつくら梅田茶屋町店。店家11點開始營業,幸運有四人桌的位子讓我們愉快用餐。和蜜飯的聚會總有聊不完的話題,明明只在上次Guys東京茶會遇到,但說說笑笑間竟也忘了將餐點拍照,不過這一點也不重要,美食吃下肚比較實際。

IMG_6838.jpg

因友人趕著去看下午兩點的公演,我便帶女兒前往黑門市場逛逛。逛完後還有充裕的時間回旅館稍作歇息,緩和一下情緒,才從容不迫地走向梅田藝術劇場。

IMG_6234.jpg

上手扶梯至二樓排隊向會裡拿了申請的票,並付了10,600円的追加料金(B席升至S席),不知今天拿到怎樣的座位?每次申票總會期待,結果今宮戎神社的福小判發威,我們拿到兩張靠走道的神席~2排36和37號。

IMG_6236.PNG

今天公演時間,我們是看晚場公演。

IMG_6254.jpg

就是這兩個座位讓我們整場觀劇視野無礙,也和眾多生徒有了超近距離的接觸。風醬在第一次下客席時發現了坐在走道旁女兒,馬上停下來和女兒雙手擊掌,並對女兒說かわいい!還用手逗弄了女兒的左臉頰好一會兒才上階梯,女兒開心地直呼太幸運(對六歲小女孩來說,有時娘役更能吸引她們的注目)。這是我第一次看梅藝公演,忍不住會與東京國際ファーラム作比較,整體而言,梅藝的表現真是大勝東京,生徒們全放開沒有緊張的面,觀眾的鼓掌聲也特別用力,全場一整個超歡樂的。風醬的Part of Your World唱得我雞皮疙瘩全起來,實在太動人了,而最令人期待的ありのままで也沒有東京場偶有音準飄忽的問題,一整個火力全開、氣勢如虹,聽了好過癮。七海的唱功也進步許多,低音聽不見或令人擔憂的音準問題也改善不少,演唱時的power也比東京場來得多,尤其是"輝く未來"唱得比東京場好太多(沒辦法之前都聽こと和風醬的版本難免會比較)。至於蜜醬,安定感十足的蜜醬始終不讓大家擔心,這場是組總見,會員幾乎將劇場的二三樓包場,從高處傳下來的拍手聲很有震撼力,連帶讓生徒們的氣勢大增,蜜醬的演出幾乎可用完璧來形容,時而柔情、時而俏皮、又時而狂野激情奔放,加上還有即興演出,只差沒有蜜醬擅長的樂器演奏,為什麼有人可以唱跳兩個半小時,一天兩場公演,到最後的NBN還是可以用驚為天人、嘆為觀止的演出收場?

IMG_6237.jpg

其實梅藝場在第一幕的最後仙杜瑞拉那段有做大幅度的修正。首先,在東京是蜜醬拿著玻璃鞋,風醬必須自己一個人穩住將腳不偏不倚地穿進玻璃鞋中(好高難度的動作喔!),而梅藝是改成蜜醬幫風醬將鞋穿上,穿完後還會深情地給風醬一個柔情肯定的眼神。再者,最後兩人上大階段的部分,東京場是蜜醬在右、風醬在左,兩人各自走上大階段,但由於風醬穿的是大澎裙禮服,所以蜜醬已經邁開步伐時,風醬還得先將裙子撩起來、停頓約一兩秒才能上大階段,且上了大階段還得從大階段的左側斜走上右側如公演海報的位置,但梅藝公演時將其改成蜜醬牽風醬至大階段的右側,蜜醬來到左側,待風醬將裙子撩起後,兩人才一起上大階段,也因為風醬不須斜對角上大階段,時間非常充裕,可以很從容且優雅地站定位。其實東京公演時我每看到這一段心裡免不了低咕,因為若結婚時如果新郎自顧走不幫新娘撩裙的話,一定會被女方的親友虧不體貼,梅藝場改得實在太好了,謝謝齋藤老師!

IMG_6241.jpg

中場休息時的布幕,從友人的座位區也拍一張。

IMG_6242.jpg

中場休息時拿了鳳梨酥給以前很照顧我的福岡姊姊,在劇場內聊天時又遇到早上在東横イン一起吃早餐的歐巴桑(結果我們千秋樂竟然坐隔壁,實在太有緣了)。

IMG_6245.jpg

下半場Sings TAKARAZUKA,我好喜歡蜜醬穿著Guys的衣裝唱的"朝日の昇る前に"、還有和風醬合唱的"雨の街角"。最喜歡的歌Favorites分別在第四與第六個夢演出,我想這應該也是蜜醬最喜歡的宝塚歌曲吧!和たっちん合演的"THE SECOND LIFE"是一定要的,薔薇の封印裡的"私のヴァンパイア"當然也是必選曲目,BLUE MOON BLUE裡的"ENDLESS DREAM"也接在"私のヴァンパイア"之後演唱,感覺月組時期和宙組時期在蜜醬的宝塚生涯佔了舉足輕重的地位(其實我也以為她會在宙組TOP,不過還好最後還是讓蜜在有Masako的星組TOP)。到了最後一個夢Ole!Nova!,此時有飯在二階高喊みっちゃん(27日晚場的會總見也是,我懷疑是同一人所為)。此時蜜醬穿著金色一身亮眼在大階段中央登場,當蜜醬ライライライライ的美聲響徹整個劇場時,Sings TAKARAZUKA的最高潮也即將展開。全場觀眾隨著蜜醬的節奏用力拍手,之後有一段音咲さん的solo,接著蜜醬又回到舞台接續演唱最後一首シナーマン。第一次在東京國際フォーラム聽蜜醬演唱時,我已驚呼連連,因為觀劇超過十年,這是我在現場聽過最令人震撼的一段歌舞,也同時在心裡高喊"這是我聽過最精彩的版本了!"。沒想到回到梅田藝術劇場,或是是組子的配合更加純熟,也或許是大阪人純真的個性使然,蜜醬的狂野、激情與爆發力,更宛如洪水般宣洩,新聞上說的"壓卷的歌唱力"實在不足以形容她的好。最初觀眾隨著蜜醬的歌聲忘情拍手,待音樂停止便立即屏氣凝神聆聽蜜醬的solo,這段只有鋼琴間歇性的伴奏,完全就是考驗蜜醬的歌唱力,蜜醬用完美且高難度的演唱技巧詮釋了蜜醬風的シナーマン,沒有前輩的包袱與影子,這是場超乎過往精采絕倫的演出。最後的長音更是比東京公演時又長了好幾秒,現場觀眾的情緒已被蜜醬拉牽引至沸騰,大家彷彿脫韁野馬般忘情地鼓掌,即使シナーマン已結束,但觀眾們的掌聲仍不間斷,期間還有人不斷高喊BRAVO,這是我宝塚歷11年來第一次在日本觀劇卻有台灣公演沸騰的心。

至於東京場的シナーマン,雖然觀眾情緒激昂,但當燈光暗、水晶球轉動的瞬間,全場也安靜下來,此時靜靜地坐在觀眾席讓心情回復,是比較貼近原本齋藤老師的安排吧?我想。但......

我喜歡大。阪。公。演。

附帶一提,坐在第二排中間觀看NBN實在太過癮,生徒們揮灑的汗水清晰可見,我一度感覺KAI醬的汗水灑落在我臉龐,真的不誇張。

IMG_6247.jpg

每天都會抽的小禮物,今天沒抽到,沒關係還有兩次機會。

IMG_6253.jpg

原本昨晚被冷到的女兒說今晚不等出待,但看完後自己拉著我去樂屋口,還好我深知女兒的個性,會服圍巾和信件均有帶在身上,今天的出待很快在半小時左右便結束了,我讓女兒圍上圍巾遞信給みっちゃん,みっちゃん每次看到女兒總會刻意停下腳步,還會用特別溫柔的聲音說:ありがとう!かわいいんね!每每總引來附近的蜜飯一陣笑聲。みっちゃん的出入待是我見過最輕鬆愉快的出入待了,和過往的經驗大不相同。

IMG_6258.jpg

回到旅館已九點半,吃著在黑門市場超市買的蟹肉散壽司,以及成城石井販售的信州產蘋果汁,心滿意足的母女倆覺得此時此刻的我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母女。

IMG_6260.jpg

明天休演日,已訂好奈良的スーパーホテル,決定去奈良住一晚,這也是我第一次在奈良過夜。

 

 

 

mimi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