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發生在2006年夏天的事,在清理隨身碟時發現了以前的紀錄,正巧這回去九州時在往返『ホテルアクティブ!博多』與『ドーミーイン博多祇園』間搬運行李時,來來回回經過以前下榻的商務旅館以及博多座周邊數次,讓人備感回味;甚至路過那間居酒屋時,我都還不經意地『哇!』了一聲,這就是寿老大她們進去的居酒屋啊!

我將當時的紀錄原文置於下,也順道紀念自己隻身前往博多的那段日子。

八月九日晚上等完Tani的出待已經晚上十點十分左右,看著她的金色Mini座車和她揮舞的左手右轉駛離我的視線後,我趕緊加快腳步走回旅館。從博多座到我下榻的旅館大約一個地鐵站的距離,疾行約莫十多分鐘可抵達。在博多座前的交叉路口我與壽(宝塚歌劇宙組的資深演員)等一行三人(另外兩人我沒看清她們的臉)不期而遇,看到宝塚演員是會讓人敬畏的,我不敢超越她們,當號誌轉成綠燈時,我與她們保持大約五步的距離行走。

通常早上來博多座時,我都會憑著方向感盡量避開等紅燈的時間快步行走;但夜間走在博多冷清的街道上,我會選擇明亮寬敞的大路行走,藉以減低心中的焦慮。我跟在寿老大的後方走了一段路後,她們似乎發現有粉絲「跟蹤」(冤枉呀!其實我沒跟蹤的意思呀!),一行三人便迅速閃進7-11,我心中不禁吶喊「完了!我也要去7-11找我愛吃的草莓口味冰淇淋,夏天的便利商店似乎都沒販售草莓相關產品,但即使在博多的夜晚我還是覺得吃香草口味的冰淇淋太油膩了!」不管那麼多我還是「尾隨其後」進入7-11,直奔冰櫃找了半天,還是一無所獲。我失望地走出7-11,心想沒關係,等會還會經過一家Family Mart,屆時再進去找找看好了。此時我發現壽她們也剛出來就在不遠處,正走在我預定要走回旅館的路上。

之後,我還是與她們保持約十步遠的距離,走了一段路後,壽轉頭看了我一眼,我冷不防的震了一下,她們繼續往前走,旋即又閃進前方的Family Mart,我心想「天啊!壽一定認為我是臉皮超厚的粉絲,怎麼閃也閃不掉」。不過嘴饞的飢渴讓我還是進了Family Mart尋找那夢寐以求的草莓口味冰淇淋,結果還是撲了空,草莓真的不是夏季產物,但明治的草莓歐蕾為何天天買得到?

從Family Mart出來走一段路就要左轉,壽她們還是與我走在同一條路上。此時我開始懷疑她們是不是住在和我同一帶的旅館,因為祇園一帶的旅館爆多,高檔的也不少,只是她們不會和我住同一間廉價商旅(淚)!就在右轉拐進回旅館的小巷後,壽她們在一家居酒屋前駐足,端詳了半天,又轉過頭看了我一眼,三人交頭接耳講了幾句話之後便進去了!啊!我心想,這不會是被我逼的吧?!我的旅館真的就在離這居酒屋約五十步的距離處呀!

結果,那晚我沒吃到令人渴望的草莓口味冰淇淋,心裡卻一直想著,最好那間居酒屋是貴城(宝塚歌劇團宙組當時的主役演員)在初日所說的博多美食之一,不然,以寿老大的身材,一定會把我踹飛到日本海去。

這是當年我下榻的旅館,類似日租套房的評價商旅,這回來九州時也正巧路過。而寿老大她們前往的居酒屋就在這間商旅附近。

 

1  

 

 

mimi10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